杨钰莹:天涯歌女MTV陈仕光图书馆的360doc知识版图(2015)广东黄汉光的2017年年终盘点

顾建新教授讲授赏鉴小小说(1)

蔡中锋微篇小说学习班讲课要点辑录之十一
小小说创作谈
大碗刀削面

顾建新教授讲授赏鉴小小说(1)

1月:色彩纷呈的叙事艺术

打开2012年一月的《小小说选刊》,扑面而来的是一派繁花盛开的春天的景象。它有两个特点:第一是作品来源的广泛——既有成绩卓著的作家,也有许多名不见经传的新作者:显示了这种大众文体后浪推前浪的勃勃生机。第二是叙事方式多姿多彩,令人目不暇接。  小小说要讲一个故事,其目的是引起人们的阅读兴趣;但它的本质又不是故事,而要由故事上升到艺术品的高度:它也由此与一般的小故事有了泾渭分明的区别。  西方的叙事学,为小说的创新打开了无限广阔的翱翔天空,对我国小说水平的提高起到的推动作用也是不言而喻的。2012年1月选刊推出的许多作品,在叙事的推陈出新上下了很大的功夫,为我们提供了很好的创作借鉴,显示了编者的匠心。  刘忠山的《过年》是一篇很有叙述功力的好作品。整个事件集中在一个很狭小的时空中,却展示着无限的开放性。首先是这么短的篇幅,却有着复杂的网状结构。它由两条线索交织而成:其一是包工头孙麻子給看工地的老王送来饺子,一是关心他,二也是监督他的工作,显示了这个个体老板的狡猾。其二是桂英因为老王帮助过她因此过来送饺子,却被孙麻子当成小偷抓了个正着。整个事件中有正叙,有侧叙,有夹叙,有插叙。叙述张弛有道,从容不迫;起承转和,十分自然。两条线索又融合得天衣无缝,实属不易。  其次是事件极小,却有丰厚的内涵:在一个有限的天地里,使人性、人情、友情尽情地绽放。由此给人以触类旁通的更深远的联想与无穷的回味。  小小说写作需有方寸之地驰马,螺蛳壳里做道场的功力。字数有限而要写得云龙雾豹,其叙事策略是:池水兴波,竭尽曲折。这里,举出三篇有异曲同工之妙的作品。  欧阳明的《假酒》是一个常见的题材,如何将司空见惯的人和事翻出新意,是一个很值得思考的课题。  小说用了四层转折。  儿子给老父亲祝寿,却因经济窘迫,买了两瓶假五梁液。假酒真情,情理矛盾,起笔暗孕波澜,实在不俗。此为一折。  老父当真了,却舍不得喝,又留给了儿子。表面看合情合理,实际是设下伏笔,此为二折。  事件到此似乎无法发展,孙子却揭出是买的假酒,陡起风波。正要掀起一场风云大战时,老父却坚持是真酒,遂使事态平缓。小说这里继续进行铺垫。此为三折。  结尾却揭出父亲早知道是假酒,并未当场揭穿,是为了不让自己的儿子在亲朋面前尴尬,以此凸现中国善良的众生,立意不凡。结尾的第四折,石破天惊:不仅在读者的心灵震撼中完成了人物塑造的最具光彩的一笔;而且前面的铺垫到此使人恍然大悟!中国古典小说称前文的铺设为“隔年下种”,作者可说是深谙此道。  徐慧芬是一个很有创意的女作家。她的作品不多,却写一篇成功一篇。  《文玩核桃》题目就很巧妙:小说情节生动,颇值玩味,点出一个“玩”字;其中又深含文化底蕴,暗合一个“文”字。  这篇小说,亦以情节的奇巧取胜。  先写傅三要找与手中精品核桃“大灯笼”成对的另一只,———一入笔就牵出主线并引人入胜。续写在一个老者手里发现了他企盼的那个核桃——初起风云。傅三想用手中的一大匣核桃换,谁想对方不仅不卖他,还想要他手中的那一个——情节逆转。之后两人常来往——情节趋于平缓。接着又起波澜:老人临死前要借傅三的核桃,最后了了心愿。故事到这儿似乎已完结了。谁料想,老人死后两个核桃都不见了——陡起风暴。而且此举非同小可,有山穷水尽疑无路之势。最后结尾更是出人意料:那精品核桃不是两个而是四个,老人临走前立下遗嘱:把一匣核桃都給了傅三!  这篇小小说主线分明,结构紧凑;叙述缓急相间,错落有致。最突出的特点是结尾的别出心裁:对前面的核桃是“双胞胎”的思维定势出人意料地突破;对老人的“吝啬”也进行了彻底的颠覆!读这篇小说,有登黄山之感,山荫路上,已经风光无限。再拾阶而上,还有最高的飞来峰,竟是更加美妙的人间仙境,令你叹为观止!结尾处这更上一层楼的巧妙设计,如交响乐华彩乐章的辉煌演奏,为全文增光添彩。  郭丽芳的《李小冉的幸福极地》运用腾挪跌宕之法,把一个耳熟能详的故事,演绎得让人心潮起伏。  小说开篇写李小冉因厌恶婚姻的平淡而决心与刘大民离婚——起笔一般,似不够吸人眼球,需进一步看下去。次写小冉突生“红斑狼疮”——情节陡转。这时,她再次要求离婚,是因为她觉得自己已坏了容貌,不能拖累丈夫。都是要求离婚,但内涵已发生了很大变化。丈夫此时却不离,  理由是他正面临升迁——使情节再一次趋于平缓。接下来写丈夫精心照料妻子,以致受伤,妻子身体渐渐康复。按照惯常的情节:妻子感动,夫妻和好如初。但作者却突然宕开一笔——有意打乱读者的思维逻辑:一直反对分离的刘大民竟提出了离婚。他由被动者一下变成了主动者,个性也突然发生了变化:一改唯唯诺诺的窝囊状态!这里,情节的陡转,增加了小说的可读性。更令人惊讶的是,大民还说出了用假升迁来阻止妻子离婚的真相。小小说的陡转是提升可读性的重要的一步,而陡转的时机把握,特别是陡转所选的细节,更为关键。平庸与新颖,这里就是一个分水岭。  叙事方式的多姿,还表现在其它几篇。  台湾吴念真的《重逢》只有两个人物,场景限制在一个极小的出租车里,却有极大的容量。与前妻的离婚,与昔日女友的分别及重逢,时间前后相隔20多年,事件极其复杂,作者却用极少的话语展现得非常清晰。全篇没有线型的故事链,仅用主人的心理描写与女友的电话进行组合,让我们看到了小小说的另一种表达方法,开阔着我们的眼界。  曾颖的《在这里不要叫我妈妈》,对“可怜天下父母心”进行了一番全新的诠释。身为小保姆的阿兰自己省吃俭用,过着清贫的生活;却要给自己的孩子穿最时尚的衣裤,玩最好的玩具,并每天带他到富人区玩。小说选择人物怪异的行动,来表现超常的理念。这是一种刻意进行的背悖式叙述,用彰显荒谬来进行善意的抨击。  沈祖连的《做一回上帝》也是同样的写法。不同的是,前者用不动声色的叙述来写人物,而后者则调入夸张的笔墨,因此更带幽默的色彩。  何一飞的《村级“烈士”》写得令人感慨万千。小说写的是过去年代的故事,用的是两级对比的手法:知识青年小宋全心全意教孩子,与因父亲是“右派”而遭到轻视形成第一组对比;他为救孩子英勇牺牲,和“县革委会”不予承认形成第二组对比;村里自动救济他母亲与县里不闻不问形成第三组对比。黑格尔曾指出的:对比的方法,能使隐蔽的特征更加彰显。  非鱼的《来不急相爱》写得十分怪诞:人物怪,事件怪。特别是写法怪:意识流+写实+科幻。由于借鉴西方小说的手法,便将熟套的爱情故事写出别样的神韵。  一路开花的《我是你的一道难题》正如作者的名字,将一个人人熟知的教育题材写开了花。教育体制落后,学生厌学,家长操心,种种不正常的现象早已经让人麻木。而作者使用第二人称,以一个学生为视角,以一个逃学孩子的心理为重点来写,就有令人耳目一新之感,也加重情感触动的力量。  如今,小小说经过了三十年的潮起潮涌,已经到了该有大的创新与突破的时候了。在叙事上革新,是一条重要的道路。  《小小说选刊》2012年1月排行榜  刘忠山《过年》  欧阳明《假酒》  徐慧芬《文玩核桃》  郭丽芳《李小冉的幸福极地》  吴念真《重逢》  曾《在这里不要叫我妈妈》  沈祖连《做一回上帝》  何一飞《村级“烈士”》  非《来不及相爱》  一路开花《我是你的一道难题》
责任编辑:杨钰莹:天涯歌女MTV