杨钰莹:天涯歌女MTV元代诗人虞集的一首《听雨》,尽管看似写雨,其实还是在描写人生真正的尊贵,不在于身份而在于人格!

如果没有这层皮囊

2017年4月4日一日一诗:虞锦贵《清明·祭》(读诗版)
优美散文欣赏—— 远逝的芳华
高启《秋柳》“欲挽长条已不堪,都门无复旧毵毵”全诗赏析

一直觉得,女子都是应该被疼惜。

但属于女子中的其中一类,她们有着不为人知的大大梦想,然而更多的,是她们对于这个世界无奈的妥协与绝望。

她们,往往有着被世人所唾弃的职业——妓女。

当风花雪月,曲意逢迎成为她们生存的工具。低贱、轻浮、荣利,便成了她们的皮囊,尽管这层皮囊看起来那么美,那么光鲜。但,褪去这层皮囊以后呢?她们只是普通的女子,有一颗纤弱善良的心,有自己幻想的幸福与平静。

《羊脂球》一书,道尽心酸。

鲁昂城,女子,羊脂球。

普法战争爆发以后,法兰西战败。当鲁昂城被德国占领后,她出于爱国热情,几乎可以掐死进驻她家的德国士兵。由于不愿与侵略者住在同一个屋檐下,她出走了。在多特镇的德国人面前,她保持着自己的尊严与高傲,因为她意识到在这种场合下,每个人多多少少代表着自己的祖国。当德国军官提出要占有她时,她无比愤慨并坚决拒绝,甚至连民主党人高尼岱向她求欢时,她也拒绝了。因为敌人在身旁她不肯接受男人的温存。

但是,世事往往就是这么可悲可笑。

同车的人除了高尼岱外,都想出了种种办法说服她顺从德国军官,目的只是为了能得到军官的允许尽快离开此地。最后,是修女所谓的正当理由“她们要去照顾生天花的法国士兵,如果车子受阻不能按时到达,士兵们很有可能因此送命”打动了善良的羊脂球。为了同车的人,更是为了众多法国士兵不致死亡,她做出了自我牺牲,答应了法国军官的要求。而这一切,都是基于爱国深情的。

而此时车上的人,他们穿着光鲜的衣着,有着外人眼里高尚的地位,却对做出牺牲的她弃如敝履,不屑一顾。他们恢复了刚上马车时对妓女惯有的鄙视,各自嚼着自己的食物,对匆忙中未带食物的羊脂球冷嘲热讽,甚至忘了她的无私。

呵,不过是有皮囊做为支撑罢了。

如果没有看似崇高的皮囊,他们的灵魂不过是肮脏不堪,虚伪势利而已。如果没有看似嗤之以鼻的皮囊,羊脂球的灵魂却如金子般的高尚。

我心疼这样的女子,明明为着大义做着难以名状的牺牲,却白白遭受道貌岸然之徒的不公待遇。

浏览古今中外的名著典学,不难发现妓女形象是作家们所垂青的。

茶花女,看惯人间冷暖,受尽虚情假意,当阿尔芒点燃了她的生命之后,她为了爱情,甘愿洗尽铅华,为爱走天涯。最终,坚守的那份纯真被辜负,郁郁而终。

卡秋莎,一个为了生计而沦落为妓女的女子,经历死亡般的幻灭,最终将自己的灵魂得到升华,回归最简单最美好的初衷。

杜十娘,风尘奇女子,一片痴心错付,,当自己的幸福不能被成全时,毅然怒沉百宝箱,对封建礼教做最有力的抗争。

她们都是妓女,为了生计,被迫出卖自己的肉体,身体的创伤,让这样的女子丢失了一份纯洁。而她们皮囊之内的灵魂,却从未被亵渎。纯真、善良、美好,她们勇于追求自己的爱情,并且为此付出飞蛾扑火的代价;她们追求灵魂的崇高,绝不向恶势力低头;她们大义凛然,在生死存亡,国家兴亡的危急关头,她们站在了第一线。

他们都是这个社会有头有脸的人物,位居高层,弹指间,操纵这个国家的政治、经纪、外交。他们虚伪,市侩,把人当成可以利用的棋子。他们争名夺利,为了自己能向上爬而不择手段。他们利欲熏心,为了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,出卖自己的良心。

作家刻意的安排,让这两者的之间的对比鲜明地跃然纸上:一个地位低下,灵魂高洁;一个地位崇高,灵魂低贱。

没有这层皮囊,他们还是什么?他们还能是什么?

没有这层皮囊,她们是否就不用承载世间种种的不公?是否有权利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?

当皮囊剥落,赤裸裸展现的便是自己的灵魂。没有人可以逃避。那与自己灵魂对话的瞬间,最简单,却也最困难。

没有祖辈给予我们的种种便利,没有社会给我们贴上的种种标签,我究竟是谁?我又可以是谁?

但是我知道,人活着,总是要有一点追求的。

就像,不必太过崇高,望纸醉金迷,我只愿自己是那一粒净尘,我的世界,干净就好。

于2018年4月20日

责任编辑:杨钰莹:天涯歌女MTV