杨钰莹:天涯歌女MTV沈阳急救车被男子持刀拦近半小时 等车病人死亡生命体征__看得见与看不见的故事

出口 | 麒闻医事·协和八

浙江温岭3名医生被持刀男子捅伤 一人当场死亡
安徽一公车堵住医院生命通道 伤员已被截肢(图)|医生|医院门
男子趁急救车司机帮抬病人将车盗走

「师兄,抱歉,让你等久了。实在是那个病人的家属太难沟通了。」师弟推门进办公室跟我说着,坐下来先猛灌了一瓶水。

「什么情况?」

「那个家属,怎么解释都没有用,不停地纠缠各种细节,总之就是觉得我们没有及时抢救呗。」

「什么病人啊?」

「一个主动脉夹层的。还好没有去做急诊手术抢救,不然死在手术台上,就变成我们做手术做死的了。」

难以沟通的家属。

讨厌的病人。

2009年,初入临床,PUMCH基本外科三病房胆道组。

PUMCH的传统是抽血由见习实习医生抽,有天早上抽血,听到隔壁床一个病人在跟他家属抱怨,说不应该住院,在门诊很多检查都可以省去不做的——这样的抱怨经常都有病人说,也没有太在意。

抽完这个病人的血看放抽血管子那个推车,刚才那个抱怨的病人也要抽血,而且还真不少。

「你看你看,血都要抽这么多管。」

病人像预言中了一样,看着我把那一堆管子一字排开,整个人进入了喋喋不休抱怨模式。

然后一如他所言,作为「全是些什么都不会的学生」之一的我,果然没有抽出来血。我直接落荒而逃找师姐来求助。

师姐抽血的时候病人还在继续抱怨,说住院还不是查不出来,一样的黄疸待查。

我抬头一看住院牌,住院日期写着昨天。

被一通抱怨后的各种不爽,顿时在心里激发出一种刻薄的反击情绪:才刚住进来,什么都还没查呢,当然只能待查了。这种性格的人,难怪得些怪病。

「其实病人入院前影像提示已经高度怀疑胰腺癌,只是家属要求隐瞒病情,所以说的是黄疸待查。」

抽血结束从病房出来,师姐说。

「病人本人是一个外科医生,他老伴也是医生,两个月前因为肾脏肿瘤去世,送走老伴不久黄疸就出来了。老伴治疗花费超过了70万,基本上耗光了家里的积蓄。这次治病来得急,医保还没来得及办转的手续就住进来了,所以对治疗的花费格外在意。」

「所以病人的话你也别太往心里去,他那些抱怨,其实不是针对你。」

早上查房时候这个病人拉着主管大夫问,他是不是癌啊。主管大夫敷衍说还没查清楚呢,您别急。

我却隐约感觉到,作为外科医生的病人其实自己已经猜到了,早上抽血时各种抱怨,背后隐藏的,只是觉得既然没有希望了,不想再多花钱。

早上心里那些尖刻的话还好没有说,否则会给这个老人,留下怎样一道伤。

住院第三天上午,病人突然要求出院。说是回去办医保,办好了再回来。但也许他回来的时候,已经没有了手术的机会。

也有可能,他不会再回来了。

随着在临床工作经验的增加,我越来越理解当年师姐那句话。

每个奇葩病人和家属背后,也许都有着复杂曲折的故事。

他们常常会把这些曲折中的情绪投射到医务人员身上,而我们要学会的,就是不要让这些负面的东西影响到我们,更不要被卷入其中,从完全没有针对性的投射,变成就是针对你。

「其实你根本没有必要做那么多的解释。」我跟师弟说。

师弟一脸诧异地看着我。

「其实家属多数情况下根本听不懂这些解释,所以你再怎么解释也都是白费口舌。」我接着说。

「可是家属要这么问啊!」

「我去跟家属沟通吧。」

家属是患者的姐姐。患者正值壮年,突然离世。

我安静地听完患者的姐姐连续甩出来一系列质疑之后,我平静地说:「其实换成我,也很难接受。」

首先要改变对立的立场

我停下来,观察家属的反应。确定她确实在听我说话之后,我才继续:

「其实我们也觉得特别突然。病人这么年轻,就走了……」

统一认知角度

我停下来,长长地叹了一口气,再接着说:

「有的时候真的没有办法。这也不是第一次发生了,但每一次发生,我都会觉得特别遗憾,太快了,都没有给我们机会……」

适时地表达医生的无奈并不是一种无能

家属开始哭泣,先是啜泣,后面变成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,讲着她和她弟弟的故事。

我安静地听完,再进一步了解到患者父母仍然健在,妻子儿子的情况,说:「你也真不容易,接下来还有这么多事需要你去完成,也注意保重你的身体。」

转移关注重点,从已经无法再复生的死者,到生者

整个过程,没有回答患者家属任何一个质疑。

家属只是事发突然,接受不了。

她需要的不是解释,而是一个情绪释放的途径。而把矛盾指向抢救不及时,就是试图给自己一个可以接受的理由来安慰自己。你越解释,她越觉得有问题,并且无限发挥。

所以要做的不是解释,而是帮助她找到一个合适的情绪出口。

我们曾经做过一个调查,最后发现,越能够理解患者的医生,在遇到医患冲突负面事件之后,越不容易受到负面的影响。

所以,去学习理解患者,其实是在帮助自己。

那也是我们的出口。

作者:自得麒乐

责任编辑:杨钰莹:天涯歌女MTV