杨钰莹:天涯歌女MTV川端康成(1968年获诺贝尔文学奖)[转载]嘌呤食物一览表

门 凌可新

纪亚男:漫漫社工路,期望春天快点来!
感同身受的教育是当前教育的重大缺失(著名语文特级对校园欺凌感同身受)
达州一小学,家长和老师都支持让戒尺进课堂,你们怎么看?

这里有一条小巷。小巷曲里拐弯着,不知有多深多长。巷的这边立着一个牌子,上面工工整整地写着一行字:此处通向美好。美好具体是什么,各人有各人的解释。各人都可以随着自己的意愿发挥想象力。但有一点,只要是美好的,那肯定就是美好的。一千种解释一万种解释,美好就是美好。八十岁的我站在这条巷口。面对着牌子上说的美好,我觉得通过这条巷能回到我的青年时代,回到那青春勃发的从前。一个人,真正美好的不正是那样一段时光吗?如果能从那时开始,我会把自己的人生打扮得更美好的。

我稍稍犹豫了一下,往里走了。巷子那么的长,长得使我不由自主地气喘吁吁着。好在我手里有一枝拐杖,我还能够走到尽头。

尽头是一扇看上去已经有一百年一千年没有开启过的门。门上,挂着一把巨大的长满锈蚀的铁锁。原来是一条死巷。原来这扇门早就被锁死了。原来这里并不通向我的青年时代……我沮丧起来。我怔怔地站了片刻,慢慢转过身,往回走了。五十岁的我路过这条小巷的巷口。这块牌子吸引了我。此处通向美好。美好不就是功成名就之后的一种有别于过去的痴恋么?这样的一种情感能让人到中年的我热血沸腾。我没有犹豫,脚步一拐,进去了。巷子不算太长,也就一千多米吧。我拐弯抹角着就走到了巷子的尽头。

尽头是一扇门,一扇看上去已经有五百年八百年没有开启过的门。门上,挂着一把巨大的长满锈蚀的铁锁。原来是一条死巷。原来这扇门早就被锁死了。原来这里并不通向我功成名就后的痴恋,并没有我的老婆之外的爱人在等着我……我沮丧起来。我站在那里,死死地盯着那把令人厌恶的大锁。我真想找一把铁锤砸碎了它。但我看了看自己保养得很好的名人的手,慢慢转过身来。我往回走了。二十岁的我匆匆跑过巷口时,不经意地一瞥,这行大字就扑入了我的眼睛。此处通向美好,我的心怦然而动。美好……美好这个词简直太美好了。它让我浮想联翩。比如初恋比如事业比如名位比如做官比如……我一转身,往巷里跑去。巷子不算太长,也就几百米吧。我一口气就跑到了巷子的尽头。

尽头却是一扇门,一扇看上去已经有三百年五百年没有开启过的门。门上,挂着一把巨大的长满着锈蚀的铁锁。原来是一条死巷。原来这扇门早就被锁死了。原来这里并不通向我所渴望的种种美好,原来它只是哄骗我多跑这么一段路程……我冲着这扇门笑了笑,甩了甩头上潇洒的发,转身往回跑去。我有许多的地方可以去,我不必在这扇打不开的门前犹豫和沮丧。

五岁的我对这块醒目的牌子很好奇:上面的字我只认识前面的几个,我念了一遍,此处……向……好……这个好字吸引了我。好是什么?什么是好?好吃的东西?好玩儿的玩具?好看的画册?我被这个字吸引进了小巷。

小巷长长的,充满着一种从来没有过的诱惑。我一步一步地往前走。终于走到了小巷的尽头。

尽头却是一扇门,一扇看上去已经有好几百年没有开启过的门。门上,挂着一把巨大的长满着锈蚀的铁锁。原来这是一条只有一扇门的小巷。这扇门通向哪里呢?门的那边是不是就是那些好……呢?如果是,为什么又要挂上一把铁锁呢?我摸了摸兜,我没有钥匙。可是在我不多的经验里,我知道,所有的门都应该能够打开。我推了一下门。门竟然真的开了。原来……原来门上的这把锁并不是一把真正的锁。它只是……画上去的……我穿过这扇门。我走进了里面。我看到了我在以后的一生中根本就想象不出来的……美好……

责任编辑:杨钰莹:天涯歌女MTV